评张宏杰、路金波互呛:吃亏不见得有硬道理

发布日期:2019-07-17 09:59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作家张宏杰日前发布一篇文章《我和著名出版商L先生之间的故事》,该文在朋友圈以及业内被传阅。文章回溯了他的著作《大明王朝的七张面孔》再版时,与出版方果麦文化公司之间的一段纠葛,包括使用未经作者同意的封面、虚假签名以及拖欠版税等。

  最精彩的莫过于在文章的末尾,他道出了对当今社会“唯成功论”的一番感慨。文中的一段话被许多网友称为是中国当代社会成功人士的速写:“他们都有共同的特点,那就是既才华横溢,又蔑视道德,同时又几乎都是心理疾病患者。他们背信弃义,说过的话转身就忘,用过的人随手就扔。但是奇怪的是,他们似乎正是因此而成功。”文中用L先生和W编辑做代称,但笔墨很多,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路金波和吴怀尧。而两人昨日都回应了此事。

  婚礼非常低调,只请了几十个亲友。没有豪华车队。也没有蜜月。这不是一个“郎财女貌”的奢华派对。只是两个年轻人(甚至已不太年轻)平静会合,会探寻生命本质的小小起点。这本应该得到祝福。

  路金波使了一个金蝉脱壳,说事情不是他经手的,所以不清楚,而且一再强调,这种可以用法律来解决的事儿非用大字报的形式很不文明。另一个当事人吴怀尧也回应说与事实不符:“这个事情我不想去回应,不想去配合炒作。如果非要让我回应,那只有一句:与事实不符。”

  张宏杰昨日也做出了新的回应,他声称和他一样遭遇的作者很多,“但是大家通常最后都选择忍了这口气,因为在中国社会生活要成熟。大家都明白,没必要树敌,下次多长个心眼儿就行了。但是我不想成熟。我想讲出来。讲出来对出版界是好事”。

  到此为止,这个事件如云如雾,像一出罗生门。当事人回应后依然看不清原委,反而陷入了更掰扯的境地。张宏杰与果麦的纠缠不是个案。这样的事件也是中国出版市场乱象的一个典型代表。近些年,出版界屡屡爆出作者维权。一些编剧、作家不小心掉进合同“陷阱”里,投诉无门就在自媒体和社交平台上大写特写。但最后到底解决没有,香马会今开奖结果往往石沉大海。

  据史料记载,明朝末年,广东肇庆人蔡九仪因为不愿跟随洪承畴投降,从北京跑到嵩山少林寺师从一贯禅师习武,成为少林弟子,返乡后隐居家中,成为一代南拳宗师。其人擅长“超举术”,又精于腿功,常能击人于寻丈之外,快如鹰隼。清朝开国以后,少林派举家南移,大举进入广东、福建等地,以福建泉州东岳山少林寺为基地,联络各种帮派人士,从事“反清复明”的活动。据《少林拳术秘诀》记载,康熙年间,少林派巨头铁斋和尚,就曾经秘密潜入潮州,以授徒自给,培养力量,其及门弟子,数以百计,开广东黑社会风潮之肇始。

  一旦侵权的事情发生,不少人第一个想到的是法律,一纸状书告上法庭。譬如,2014年出版界有两起维权案件宣判,一起是作家毕飞宇诉编剧陈枰、西苑出版社侵犯其《推拿》著作权,另一起是翻译家马爱农诉中国妇女出版社抄袭译著《绿山墙的安妮》。两起案件均判定被告侵权成立,但原告都认为所得赔偿金额过少,对侵权行为也不足以产生“震慑”作用,相继表示“失望”。

  在一个版权意识不足的社会中,这样的结果不出乎意料。由此可见,事后的维权一来浪费时间,二来得不偿失。所以,www.371414.com,作家们在与出版社订立合同的时候就该有法律意识。因为,当一个外行看合同时,面对那一行行密麻麻的字无异于盲人摸象,不如请律师或专业版权代理人研究合同,发掘掩埋在其中的雷。

  2007年,冯克薇带儿子黄嘉铭回国探亲,住宁波海曙区的父母家。4月15日那天是星期天,中午,她和母亲带孩子去中山广场玩。

  报道指,罗嘉良父亲的丧礼,全程靠罗嘉良的姐姐操办;至第二天大殓仪式,罗嘉良早上10点多才现身,比一早到场的家人迟足3个钟头。

  文字工作者懂得用法律武器保护自己是好的,但需要自始至终拿在手上。从与出版方接触开始,就要有法律意识。比如出版方提议张宏杰的书分两部出,当时他也只觉得是卖个人情,殊不知后面是9万册与9万套的差额。吃亏不见得有硬道理,在这个丑话说在前面的时代,不算计就容易吃亏。吃了亏委屈发泄一下可以体谅,但维权不相信眼泪。码字的人不容易,所以得格外警醒着点。(严絮)

  中央美术学院:培养有人文情怀的能工巧匠初夏的凉风习习,从2016年五月歌会合唱比赛现场传来师生们一曲曲或悠扬或激昂的歌声,回顾着峥嵘岁月,畅想着美好未来。【详细】

  父亲节,听男神致父爱今年父亲节,人民网文化频道力邀多位文艺“男神”倾情献“声”,送上一声声祝福,带来一首首诗篇。在平平仄仄的岁月里,找寻峰回路转的光阴故事。【详细】

  子,两个女人从未碰面。就这样,阿伦把自己和发妻莎莉、红颜知己朱咏婷之间的关系一直处理得很“和谐”。莎莉和朱咏婷虽然都知道对方的存在,但都从来没有